欢迎访问中建三局新闻 - 中建三局新闻
 
建造“海市蜃楼”
作者:□ 文坤波(南方公司)

  “广州歌剧院被《今日美国》列为世界十大歌剧院。”2014年4月19日这条简短的新闻,让我的思绪回到了2007年的一天。
  那是中午时分,广州地表温度高达40度以上,太阳直射广州歌剧院项目工地,水泥浆的气味混着地表热气弥漫整个工地。“1、2、3、4……”时任项目技术总工的我掐着秒表数着数,汗水从安全帽檐直淌下来,手心里的秒表仿佛也捏出了汗水。“还是不行!”拿着振捣棒的工友停止了振捣,叹了一口气,这已经是他们今天第五次说这句话了。“打掉重做!”我对两名技术工人说,这是我们打掉的第40根柱子。最初,为了让歌剧院100多根斜柱都能达到清水混凝土的效果,我们精心挑选了两名技术工人,让他们按1:1的比例浇出一根样板柱,样板柱表面光滑平整,色泽均匀,效果极佳。可真正到了浇柱子的时候,我们都愣住了:由于柱子全是倾斜的,一浇筑混凝土,气泡直往上窜,柱子一侧出现“蜂窝麻面”,很不美观。再加上工人技术水平参差不齐,斜柱的质量更难保障。
  “文哥,先吃午饭吧。回去我们把今天上午试验的录像导出来,看看问题出在哪里。”技术部的小伙子跟我说,这是他近两个月来跟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  该解决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,我们在斜柱的浇筑上仍然一筹莫展。原以为面对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工程项目,没想到从此开始了一段坎坷的技术攻坚苦旅。当时,媒体对广州歌剧院非常关注,虽然规模比不上“鸟巢”,技术难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它的设计者是建筑设计界有时尚“女魔头”之称的扎哈·哈迪德,在她几十年的设计生涯中,有近一半的建筑因为建造难度过大而无法实现。当初,我第一次拿到设计图纸和工程效果图时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造型奇奇怪怪,完全超乎常人对“建筑”的理解,没有一根垂直于地面的柱子,也没有一面垂直的墙,在效果图里根本找不到它的结构规律,简直就是一座“海市蜃楼”。如今到了真正要把它变为现实的时候,没想到一个混凝土浇筑的难题就困扰了我们两个月。
  “文哥,怎么办?”技术部的小伙子常常焦虑地问我,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充满着期盼和焦虑。
  “再坚持一下,总会有办法的!”每次他们这么问我,我总是充满信心地说。而实际上,我内心也很焦虑。这两个月来,吃饭时我总会忍不住用筷子在碗里捣来捣去,模拟振捣棒振捣时的情景。晚上睡觉闭上眼睛,振捣棒便会在脑子里不停地搅拌,令我无法入眠。
  一天下午,我们带上两名技术工人又投入了战斗。我们吸取了之前的教训,换掉直径50毫米的振捣棒,改用直径30毫米的振捣棒,和之前相比,振捣时间虽然较长,但分层效果十分理想。为达到清水混凝土效果,每层混凝土浇筑厚度必须严格控制在40厘米以内,因此振捣棒要注意快插慢抽,使上下混凝土振捣均匀,让混凝土中的气泡充分上浮消散。试验结束后,我们几个人对视良久。两名技术工人绷紧了神经,等着我重复那句“打掉重做”。然而,我喜出望外地笑了,这是我两个月以来第一次笑出声来。就这样,在我们以为走进死胡同的时候,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试验后,我们终于迎来了成功的喜悦。
  那天晚上,和项目小伙子进行了简单的庆祝之后,我驱车回家。家中的妻儿仿佛见到陌生人一样,木然地望着我。和两个月前相比,我黑了一层,瘦了一圈。虽然家里离项目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,然而这两个月以来我一直蹲在工地,竟挤不出半个小时回家。
  2010年4月,广州歌剧院竣工,我结束了长达4年的技术苦旅,也收获了一笔值得珍藏一生的精神财富。我常对别人说,“建过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,工期再紧的项目我也不怕;建过广州歌剧院,技术难度再大的项目我也不怕。”如今,当我再次登临这座“海市蜃楼”,抚摸形状奇特的外壁,仰望如梦如幻的“满天星”穹顶,我总会想起自己曾经在此吃了4年的尘灰,总会想起自己因为一个技术难题和业主、分包争得面红耳赤,总会想起自己和一群小伙子一起,在这里的每个角落汗流浃背地忙碌穿梭,总会禁不住感慨:正是一群群伟大的建筑人,才让一个个纸上的“海市蜃楼”变成一座座世上的建筑精品。
验证码
本版其他
我有话说
验证码
最新评论
IP:123.23.43.90
时间:2012-09-22
请您遵守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·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·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,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
·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©中建三局新闻
服务提供:中国医药新闻信息协会  中国内刊网   技术支持:北京华文网络报纸软件开发有限公司